崇明东滩鸟类国际级自然保护区

崇明东滩鸟类国际级自然保护区 
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工程 
—— 
上海市湿地生态恢复规模最大的工程


“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 ...... 

这些诗句中描写的美妙场景真真切切就在我们身边。 
远离城市的喧嚣,在崇明这座生态岛上一路向东,就到了这片如梦似幻的土地。 
——崇明东滩

崇明东滩,地处长江三角洲入海口前缘,位于全球八大候鸟迁徙路线之一的“东亚—澳大利西亚”路线中段,是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同时也是长江口规模最大、发育最完善的河口型潮汐滩涂湿地,生长在这里的鱼类、两栖爬行类、无脊椎动物资源和以芦苇、藨草、海三棱藨草群落为主的高生产量的植物资源,为往来迁徙和越冬的水鸟提供了丰富的食物。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快速演化的生态系统特征使崇明东滩成为具有国际意义的重要生态敏感区,每年都吸引了数百万的候鸟在此迁徙停留或者越冬。

然而,自上世纪70年代引进互花米草以来,其凭借着强大的适应能力和竞争优势,侵占了大量土著植物的分布区,对我国的生态安全和整个候鸟迁徙路线上的种群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互花米草侵占鸟类栖息地

为此,实施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工程具有重大意义。


工程位于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通过对互花米草进行生态控制,进而优化湿地景观,增加与稳定鸟类数量。整个工程涉及水利工程、生态修复、基础设施建设等多工种领域,总面积24.2km2,于2013年9月29日正式开工,总工期40个月,为国内首例,具有“创新性、示范性、敏感性”的特点。


创新性

大规模清除互花米草技术综合集成。针对崇明东滩互花米草分布特点和生物学习性,创造性提出了互花米草“围、割、淹、晒、种、调”5综合治理方法,集成了物理、生物和工程等多种手段,实现了95%的互花米草控制率。



针对关键鸟类物种,有效服务生态岛建设。以达到崇明生态岛建设“1%标准”的水鸟物种为主要服务对象,通过研究分析其食物和栖息地需求、时空分布模式、种群变化趋势,为关键及重要鸟类物种的栖息地恢复和优化提供重要依据。



大规模营造异质性、多样化生境。在3万亩退化湿地修复区内营造浅滩、水系、开阔水域等不同生境,在此基础上实现不同生境类型水鸟栖息地的季节性动态管理,弥补了自然生态系统的不足。



建立水系构建与调控管理综合模式。营造潮汐型半开放水系系统,建立水文、植被覆盖综合调控管理模式,形成稳定的中低潮滩水鸟补充栖息地,并通过灌浆纳苗实现修复区内食物网的自我维持和平衡。



因地制宜营建补充觅食地。在修复区内中低潮滩,因地制宜建立滨海水稻田和海三棱藨草复壮区,实现了当年治理互花米草,次年恢复土著物种的目标,为植食性水鸟提供优质、稳定、可持续管理的补充觅食地。



示范性 

上海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工程为上海市湿地生态恢复规模最大的工程。上海市水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负责其中的二标段和四标段,自13年开工以来,先后荣获市水利金奖、市水务局文明工地、上海市重大工程立功竞赛优秀集体、上海市重点工程实事立功竞赛优秀团队等奖项。


在本工程实施过程中,市级领导亲自关心和亲临督战。项目建设领导小组全体成员大胆支持,项目建设指挥部和各参建单位共同努力,市水务局相关重视和项目专家精心指导,确保了工程推进平稳有序,难点问题协调有力,相关保证支持工作切实有效。


目前,项目一二阶段的成果已经初步显现,成功控制了项目实施区域内的互花米草生长和扩张,优化区内自然生境明显改善,鸟类种群数量显著增加。


根据监测,修复区内记录到的雁鸭类数量约占同期保护区总数的65%,鸻鹬类数量约占22%。优化区内水鸟已达38种,成为部分夏候鸟繁殖的筑巢场地,还吸引到大量越冬雁鸭类在此栖息,水鸟栖息地的效果已经初步显现。

越冬的鸟儿在东滩栖息

搜索中心

×